Lin-Yu

【轮回】

    自从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被源赖光斩首后,大江山的二把手茨木童子一夜之间仿佛从妖间蒸发一般,不知所踪。 

    过了几千年以后,酒吞的一丝魂魄在一个小黑屋中苏醒了。“我这是在哪?”他喃喃自语道,突然,小黑屋剧烈晃动起来,酒吞从小黑屋打开的大门顺势滑了下去。当他再次见到光时,他听到一个透明罩外有人大喊“我出酒吞啦!”酒吞看到自己的左边赫然出现一个ssr的样式,右边这是他的名字。

    当酒吞搞清楚状况时,所谓的抽到他的人在这个游戏里的等级已经快25了。每次抽到他的人带他去打什么狗粮时,酒吞的身边总是有一个红叶。一开始酒吞尝试着和红叶交流,发现她只不过是个徒有空壳的角色罢了。“红叶不像我,她没有自己的魂魄”酒吞很是失望。

    很快的,那个所谓抽到他的人每天就开始嚷嚷着茨木茨木。酒吞很是恼火,感觉自己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几千年前的茨木一直在酒吞耳边嚷嚷着“打败我支配我的身体吧。挚友!”而现在透明罩外的那个抽到自己的人嚷嚷着要茨木,酒吞感觉自己比喝过酒还要醉。但是日复一日的,听着抽到自己的人喊着茨木茨木,酒吞突然感觉自己有点想念那个小话痨,他觉得自己脑子一定是秀逗了。

    一天晚上,酒吞被拉着去打狗粮,他敢怒而不敢言。虽然他有属于自己的思想,但他并不能说话。这让他憋着很胸闷。狗粮打完后,抽到自己的人便让他休息去了。在酒吞快要睡着时,他听到了近乎要震耳欲聋的声音,自然是那个抽到自己的人发出来的,一开始他有点要发怒的意思,但是听到那个抽到自己的人说“我终于。。。有茨木啦!!!!”他心口一紧,开始四处张望。酒吞突然听到背后有铃铛声,正当他要转头时,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吾友,我终于找到你了。”

   这一次,你终究回到了我身边,我不会放开你了。

【酒茨】宠物(二)

茨木蹭了蹭酒吞的胸口说“要不我们抓只妖怪来做宠物吧!我看隔壁的大天狗就很不错!他翅膀上的羽毛看上去触感很好的样子,冬天还能拔下来做成羽绒被子来取暖。”此时,大天狗打了个喷嚏,心想这天不冷啊,怎么就后背突然发凉了呢。酒吞一听茨木的话,想着让大天狗做宠物也是不错的选择,但他一想到要是这样家里就多了一个能闹腾的,就不由得胸闷起来。酒吞只能骗茨木“茨木,这世间没有比你更好的妖怪了,我养你就足够了,要其他妖作甚!”但酒吞心里想的是这世间没有比茨木更能闹腾的妖怪了,养茨木一个就够要他命了。茨木听到酒吞的一番话,脸红的像喝过酒一样,没有了往日话痨的样子,把酒吞抱得紧紧的,像只可爱的小狗一样。酒吞看到茨木这幅模样,宠溺一笑,不知道自己是得到个老婆还是得到一只名叫茨木的小狗了。



高产如我???

【酒茨】宠物(一)

有一天,酒吞在喂自家的鬼葫芦吃的,看得在一旁的茨木吃醋不已。茨木鼓着自己的腮帮子气呼呼地叉腰问酒吞“吾友!我与你这鬼葫芦哪个好!?”酒吞一惊,心想不好,要是让茨木一直吃醋,茨木能跟在他屁股后面说上一天他的不满,光是想想头都要大了。酒吞为了让茨木气消,一把揽过茨木,把茨木搂在怀里,说道“鬼葫芦还比不上你的一根头发丝的好。”一旁的鬼葫芦:mdzz

【酒茨】辫子

有一天茨木问酒吞:“吾友,你为什么要把辫子扎的那么高?”酒吞答“傻了吧茨木,这叫张扬。”茨木一脸懵逼“张扬还能体现在头发上?”酒吞答“这你就不懂了吧,你转过来,我给你扎个低调的辫子。”茨木乖乖照做。不一会,酒吞说“好了,茨木。”茨木只知道酒吞把自己银白色的长发的末端分成三股,一股扎一个橡皮筋。“好低调的辫子啊!不愧是吾友!果真是好眼光!”茨木开心极了,为了不让酒吞亲手给他扎的辫子被破坏,茨木暗自想着这辈子都不洗头了。不远处的清明看到酒吞和茨木的辫子,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这对夫夫,审美观都喂给鬼葫芦了。”

贪欢

茨木最喜欢看醉倒在枫叶树旁的酒吞。这样的酒吞少了平日的威严,多了分柔情。不胜酒力的酒吞的睡颜,是专属茨木的,茨木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他想独占这副模样的酒吞。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茨木才敢对酒吞做点小动作。茨木轻轻地在酒吞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吻。这样就足够啦,茨木对自己这样说道。
众人众妖怪皆知酒吞11个月前迷恋于红叶。红叶的心中却只有安倍晴明。
自从茨木认为酒吞不可能后,他发现酒吞天天沉迷于酒。茨木讨厌红叶,若是酒吞没有爱上她,茨木是不会觉得红叶有多讨厌。他讨厌着让酒吞变成现在这个颓废的自甘堕落的样子的红叶。尽管他心知是酒吞的一厢情愿。
“吾之心愿就是与吾友比试一场,让吾友重振昔日雄风。”茨木顺着酒吞散发的妖气追寻到酩酊大醉的酒吞,对酒吞说出了如是这番话。
“茨木童子?…要这王位便直说,反正这鬼王,我也是徒有虚名罢了。”酒吞丝毫不在意的摆了摆自己的手。
“吾友啊!事到如今,你居然还在为区区一个女人如此狼狈不堪,失魂落魄!吾友啊,昔日的汝去哪了……”茨木紧紧地攥着自己仅有的一个拳头。
“茨木童子!你若是再敢多言一句,我就碾碎你!我的事!和你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酒吞噌地站起,捏爆了手中的酒樽。
“吾友…”茨木的声音逐渐颤抖“现在发怒的你终于找回以往的状态了啊!吾友啊!吾唯一的真正的朋友啊!与我一战,忘记那个女人吧!做回曾经骄傲的你吧!”茨木痴迷的望着因怒气而妖气肆意的酒吞。
“茨木童子,你以为你是谁?不过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罗生门之鬼!不值得我与你一战!滚远点吧!唯有酒和孤独才能陪伴我。你,茨木童子,什么都不算!”酒吞仿佛被说到痛处似的,突然爆发了妖气,震的茨木退后了好几步,最后差点整个人扑倒在地上。
茨木童子艰难地站起来,浑身狼狈不堪。他整理了一下自己银白色长发,金色的眼瞳倒映着酒吞的身影,眼中尽是悲痛。酒吞看向茨木的眼睛,突然心仿佛漏了几拍,又回归正常。
“吾友…吾…吾知道了,吾先行离开了。”茨木低下头,欲言又止却不再多说,消失在空中。
酒吞恍惚了一会,后悔自己说重话了。看着平时叽叽喳喳的茨木突然乖的像只兔子,酒吞就有种说不上来的忧伤感。这样一来,酒吞的心情更是雪上加霜了“喝酒喝酒…”他这样安慰自己。
酒吞是知道的,很多次自己醉酒后,都会有软软的冰冰的东西悄悄地碰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有一次,酒吞故意装睡,结果就发现了软软的冰冰的东西是茨木的唇。酒吞在惊讶茨木对他所抱有的情感超过友情之后,竟一点都不觉得厌恶,甚至有小小的情愫在心中慢慢滋长。酒吞知道自己可能载在茨木手里了。
在发现茨木的情感后, 酒吞想了一天,第二天他得出结论,打算等一切都水到渠成时向茨木告白,他已经有点迫不及待想看到茨木惊喜的表情。“那一定很可爱吧!”酒吞这样想着。
在他沉浸在喜悦中时,他手下的一只小妖说阎魔求见,他面带喜悦的让小妖招阎魔进来。
阎魔走进来的时候,满面愁容,原本精致的脸上写尽了哀伤,她轻启朱唇说道:“酒吞童子大人…虽说妖是不会死去的,但是一年后,您将死于源赖光的名为'童子切安纲'的刀下…”
一年后…可能自己还未与茨木告白…还未与茨木在一起自己却会死去…想到茨木收到告白的时候的喜悦和现在自己得知这个消息后犹如晴天霹雳的天壤地别的对比,让酒吞这般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都犹如五雷轰顶。他此时已无心情再去听阎魔说什么了。酒吞随意挥了挥手说“阎魔,你回去吧,我知道了。”
怎么办,酒吞今天一直在心中默念这句话。他不畏惧自己的死亡,他害怕的是看到茨木因为他的死而泪流满面。他不舍得茨木难受啊…但自己的死是命中注定的,即使他珍惜自己仅剩的时间,立刻向茨木告白,与茨木在一起,待到他死去后,还是独留茨木一人在这世间一直孤独。长痛不如短痛,不能因为一时的贪欢,让自己的死成为茨木心中永远的痛。不如趁现在自己还活着,断了茨木对自己的念想,这样他死去的时候,茨木也不会太过于悲伤。
酒吞恨自己的命运,终究是太晚了么!他恨啊,但做什么都改变不了了。酒吞知道红叶是大江山唯一的出色的女鬼,他和红叶协商说,为了断了茨木的念想,让酒吞手下的众小妖传出酒吞迷恋红叶的消息。红叶也欣然同意了。
众人众妖怪都觉得酒吞迷恋红叶。只有酒吞自己清楚,他真正喜欢的是一直陪伴在他身边,一直吹捧他的一切的茨木。酒吞喜欢着小心翼翼喜欢着自己的茨木。他也爱茨木。他想与茨木长厢厮守。
但,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在阎魔告诉酒吞他的死期后的11个月后。也就是今天,他梦到了11个多月前的事。自从他下定决心让茨木死了爱他的心后,酒吞的确是在尽心尽力地把这个决心付诸行动。酒吞赶茨木走,茨木说什么也不肯离开酒吞。酒吞用尽一切他所能想出的恶毒的话试图灭了茨木的对他的爱,茨木却寸步不离,还试图让他从“失恋”中走出来。酒吞越是赶茨木,茨木越是不愿弃酒吞而去。酒吞打心底恨源赖光,恨这个命运。
每当酒吞演出颓废的一蹶不振的样子,用狠毒的话语对待茨木,他就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酒吞多想哭啊,多想告诉茨木自己有多爱他,但这样一来,11个月的功夫就白费了,酒吞不想让茨木一直因他的死而哀痛。酒吞感觉自己心如刀割,疼得让自己肝肠寸断。
这11个月来,他也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工作,让自己不至于像前个月一样痛不欲生。
大概这次是真的伤透了茨木的心了吧,第二天一大早,酒吞就收到了茨木不辞而别消失不见的消息。
这样也好,走了也好,过几天就满1年了。让茨木看到自己的死,还不如茨木因为自己的狠话离开呢。酒吞心想。酒吞是个骄傲的鬼,他是鬼王,不会轻易的流泪的。
茨木离开了酒吞,茨木心疼的一抽一抽的。被甩了就是这种感觉么,好疼啊…茨木用独手紧抓着心口的衣服。“吾也是被伤透了心…”茨木流着泪感叹道。
那一天终是到来了,酒吞对自己的命运心知肚明,所以他也没有通知全山上下的妖怪。他独自在枫叶树下饮酒。“这酒,怎么那么涩呢…以前怎么不曾发现…酒吞叹道。酒还是原来的酒啊,只是身边的人早已不再。
虽然酒吞喝了一坛又一坛,但他越来清醒。他看到不远处逐渐逼近的浩浩荡荡的源赖光的队伍。“是来杀死我的么…”酒吞苦笑道,迎上了源赖光的安纲刀…
茨木得知酒吞的死讯,已是过了众妖怪为酒吞进行的葬礼。那场葬礼声势浩大,一如昔日鬼王的风采。
酒吞被埋葬在以前与茨木一同喝酒的枫叶树下。还是漫山的红艳的枫叶,但茨木心中的那个人,早已不在这世上了。
“茨木大人,这是酒吞大人的遗物。”一只小妖将酒吞的遗物给了茨木,便悄悄离开了。
茨木看了看手中的遗物,只有一只鬼葫芦。但因为主人的消逝,鬼葫芦也失去了妖气,变成一只普通的葫芦。
“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酒呢…”茨木从袖中拿出两个酒樽,分别摆在自己的面前还有酒吞的墓前。
茨木倒了倒手中的葫芦,没倒出酒,倒出了一封带有血迹的信。茨木瞳孔猛地一缩,身体颤抖的用妖力将信撕开。
“茨木,一直以来谢谢你了。”看到开头的熟悉的字体,虽然只有寥寥几字,茨木忍不住自己的泪水。
“之所以这段时间如此对待你,是因为一年前阎魔告诉我,我将在一年后死在源赖光的刀下。茨木,我心知你对我的爱,我何尝不爱你呢。但我的命运注定让我不能与你长厢厮守。我挣扎了很久,还是决定在我仅有的时间里慢慢用恶劣的行为磨灭你对我的爱。每当我那么做的时候,我心如刀割。可是茨木啊,你是多爱我啊,无论我怎么赶你走,你都默默陪伴在我身边。终于你在我死去的前一段时间不辞而别了,这样我心头的石头也落下了。你一定对我失望透顶了吧,我是多么狠毒啊。茨木,对不起,我终究是辜负了你。如果一时与你贪欢,当我死去了,留给你的只有无尽的思念和痛苦,我不愿你在我离开后活在痛苦中。你我二人,终究还是错过了。茨木,我爱你。酒吞亲笔。”
茨木越是看到后面,一只手颤抖的都快拿不住单薄的纸了。茨木看完后已是哭成泪人,“酒吞吾友啊…汝真是傻…吾对汝的爱,岂是汝说灭能灭的…就算吾离开了汝,每每在夜里,望着枫叶树,也会想到汝。每每深夜都能梦到汝的容颜…吾友啊!”茨木说到最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吾友啊…酒吞…汝真残忍,独留我一人活在思念中…”在这偌大的枫叶林里回应茨木的只有萧瑟的秋风和不断飘落的鲜红如血的枫叶。
吾友啊,即使不能与汝长厢厮守,哪怕只有一时的贪欢,吾也就满足了,吾将会在无尽的深夜中思念汝。对不起,吾终究还是深爱着汝。
吾爱,酒吞啊。


哪位大大能教我骑乘式怎么写!!!QAQ

卡肉卡了好久,百度也学习不到,想写骑乘奈何不会yy

【酒茨】君勿知(二)

尽管茨木将自己的爱慕掩藏的很深,但他想和酒吞交合的欲望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他与酒吞有肉体关系,哪怕是简单的肉体关系,他也就满足了。
每当酒吞招呼茨木一起喝酒,他们坐在枫叶树下,酒吞沉默不语,倒是茨木一直滔滔不绝,不停地赞美着酒吞,在这宁静的枫树林里显得格外的喧嚣。酒吞不胜酒力,喝了一坛又一坛,终究是醉了,靠在树上。茨木看到睡着的酒吞,偷偷的让酒吞的头靠在自己肩上。看着酒吞的睡眼,茨木就有想要触碰酒吞的每一寸肌肤的想法。茨木想抚摸酒吞因喝酒而变得水润的嘴唇,想抚摸酒吞袒露的胸膛,想抚摸酒吞的下体。他想吻遍酒吞的全身,他想把自己揉进酒吞的身体里。他爱他。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茨木掩藏不住自己的性欲,但又做不到一秒见不到酒吞。他想和酒吞融合,但并不想让他知道。万般无奈下,茨木去平安京拜访声名鹊起的阴阳师。“安倍晴明,汝在否?”茨木在安倍晴明的庭院大声询问道。“哎哟,这不是茨木童子么,你不在酒吞童子身边,跑到寒舍来做甚?”“安倍,吾有个不情之请,吾想向汝询问一个问题。”“什么问题?说来听听吧”“…那个”茨木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开口“汝知道有什么媚药会让对方产生幻觉么…”“噗嗤”,晴明不禁笑出声“茨木童子你是罗生门之鬼,有什么你办不到的?”“这…总之是吾问汝在先,汝快回答吾!”茨木被清明这老狐狸一问,不由自主红透了脸。“银杏酒。”清明笑着回答道。“银杏酒么…”“将银杏煮熟,放入酒中即可。”清明用扇子遮住自己的下半脸。“知道了,不胜感激,安倍晴明”说完,茨木呼地从原地消失。“呵呵…茨木童子还真是好猜呢…”清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其实茨木可以幻化成女性的模样,但他讨厌红叶,自然是不想幻化成她的模样。但酒吞一心痴情于红叶,除了红叶以外的人,哦不,除了红叶以外的鬼,他一个都不想要。酒吞的专一,茨木也很是喜欢。翌日,酒吞招呼茨木一起喝酒,茨木带着自己早就酿好的银杏酒。“吾友啊,今日吾带了自己酿制的酒,汝可否愿意赏脸与吾同饮这酒?”茨木试探的问道。“茨木,这酒名为?”“吾友,这酒名为白果酒,是吾偶然发现的果实而酿制出来的。”茨木说谎道。“…新酒么,那就试一试吧…”茨木听到,立刻倒了一樽酒给酒吞。酒吞豪爽的一口闷,叹道“好酒好酒!”“吾友喜欢就好。”茨木暗喜道。“再来再来!”…



— tbc

【酒茨】君勿知(一)

可能会撞梗!小天使们不要介意!
上次开的车,开到一半抛锚了,我争取有空了就写好保证不卡肉qwq
ps:ooc!严重不严重我不知道QAQ黑清明那关什么的我都没打到QVQ这篇大概可能是随心所欲地写的吧!

-------------------正文--------------------

茨木有三件永远都不想让酒吞知道的事。
茨木还未成形时,在枫叶林里看到独自饮酒的酒吞毫不遮掩地释放强大的妖气的时候,被肆意的妖气席卷着漫天飞舞的红色枫叶与酒吞红色的发相互映衬融为一体的景象所震撼。那是鲜艳的只属于酒吞的红,也只有酒吞这样强大的鬼王才配得上的红色。躲在一棵枫树后的茨木,便是从那时起,就深深的被酒吞所吸引,他也是从那时起,心中涌起了异样的情愫。
从被酒吞吸引的那一天开始,茨木便追随着酒吞。不知是过了多少个百年了。每一天每一天,茨木对酒吞的爱丝毫没有递减的趋势。茨木心知自己爱了酒吞几百年,酒吞亦爱了红叶几百年。他为他打理大江山,陪他一起喝酒。茨木从不会掩盖自己对酒吞的仰慕之情,在他心里,酒吞做什么都是完美的,不论酒吞干什么,酒吞都是茨木的最爱。说起酒吞的优点,茨木可以说上三天三夜。茨木像一只嗡嗡不停的小蜜蜂似的一直围在酒吞身边,向他倾诉自己的仰慕之情。但是茨木为了掩饰自己的浓浓的爱意,他一直称酒吞为挚友,吾友。茨木知道如果他坦白了自己的爱,可能永远也无法陪伴在酒吞身边了吧。茨木永远都不想让酒吞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爱着酒吞。


— tbc

开个车…听说产什么粮出什么ssrqwq